主讲教师介绍

何炼成教授简介

白永秀教授简介

何爱平教授简介

其他成员简介



何炼成教授简介

    

   何炼成,男,1928年出生,湖南刘阳市人.1947年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学习,1951年毕业后到西北大学经济系任教52年,先后任讲师、副教授、教授,1990年被评为博士导师。1985-2001年任经济管理学院院长。1982年赴日本京都大学和同志社大学讲学,1986年赴美国西密西根大学和圣托玛斯大学讲学,1992年赴德国吉森大学讲学。并先后兼任国内武汉大学、山东大学、兰州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20所大学兼职教授并讲学。
近20年来,先后讲授政治经济学、价值学说史、中国经济管理思想史、中国经济发展思想史、中国发展经济学、生产劳动理论与实践、劳动价值理论新探、西北经济开发与发展等课程,并编写相应教材10部,出版专著10本,发表有关论文400多篇,被誉为中国“西北学派”的代表。先后获中国图书奖3次,部省级奖18个。1985年获大陆首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1991年被评为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何炼成教授学术自传(节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邓小平同志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思想路线指引下,确定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从而开始了一个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 1978 年 3 月 18 日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强调科学技术是最重要的生产力,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脑力劳动者是劳动人民的一部分,要建设一支宏大的又红又专的科学技术队伍,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邓小平的讲话,为我国知识分子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为我国的科学研究迎来了万紫千红的春天。当时,我虽然已进入“知天命”之年,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但仍能搭上这班改革开放的列车,做出无愧于伟大时代的贡献。

   首先,我组织原马列主义教研室的八位政治经济学教师(我、李靖华、杨荣卿、李瑞芝、朱玉槐、常兆忠、程希韬、梁继宗,人称“八大金刚”),恢复了 20 年停止招生的经济学专业,七七级招收 49 人,七八级招收 50 人,其中半数以上属于“老三届”学生,他(她)们经历了文革的动乱,饱尝了失学的痛苦,因此当踏进大学之门后,都是如饥似渴的刻苦学习,毕业以后基本上个个成才,一部分人还脱颖而出成为全国知名的中青年经济学家(如魏杰、张维迎、刘世锦等),还有少数人成为著名企业家和政府官员,他(她)们为西北大学争得了名誉,为经济管理学院树立了品牌,使学院成立 15 年后跻身全国经济学科的前 10 名,被誉为“青年经济学家的摇篮”。现在,我们经济管理学院已具有硕、博士点、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全国经济学基地和人文社科研究基地等,成为“中国经济学会” 5 个常务理事单位之一。

   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 20 年来,也是我的科研成果丰收的年代,先后出版专著 10 本,主编教材和丛书 3 套共 30 多本,发表经济论文共 500 多篇,获国家图书奖 3 次(参编书)。部省级奖 20 多项。在生产劳动论、劳动价值论、市场经济理论、国有制改革论、中国经济管理思想史,中国发展经济学与西部经济发展等方面,提出了一些创造性观点,受到我国经济学界的重视。

   在生产劳动论方面,我在 60 年代初发表的 3 篇文章的基础上,继续发表了 3 篇,逐步完善和发展也过去的观点,为国家采用三次产业划分和建立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提供了理论依据。其中《社会主义制度下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的特殊含义》(载《社会主义国民收入的若干理论问题》一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3 年出版), 1984 年获首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1986 年我将近 20 年来对生产劳动问题研究整理成《生产劳动理论与实践》一书,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1988 年获西北西南地区优秀图书奖, 1990 年获陕西省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

   在劳动价值论方面,我在 50 年代末学习孙冶方的价值理论基础上,批判了当时人民公社中的“共产风”和平均主义分配论;到 70 年代末,我提出了价值决定的新观点,肯定了恩格斯关于“价值是生产费用对效用的关系”的定义的正确性,比较深入地论证了两种含义的社会必要劳动共同决定价值的观点(参见《论价值决定》一文,载《西北大学学报》 1978 年第 3 期和《人文杂志》 1979 年第 2 期)。 80 年代初,我结合《资本论》的教学与研究,写出《马克思在劳动价值论上的伟大变革》一文,作为纪念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后载《社会科学辑刊》 1983 年第 3 期增刊,该文 1985 年获陕西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90 年代以来,在社会主义社会劳动与劳动价值论的讨论中,我已先后发表论文 5 篇,表达了我对这一问题的基本看法。在《也谈劳动价值论一元论》一文中(载《中国社会科学》 1994 年第 4 期),我既不完全同意苏星同志的“窄派”观点(参见苏星《劳动价值论一元论》一文),也不完全同意谷书堂同志的“宽派”观点(参见《新劳价值论一元论》一文),我的观点是比“窄派”要宽,比“宽派”要窄。在 21 世纪的第一年,我也先后发表了三篇新论:《劳动、价值、分配“三论”新解》(载《当代经济科学》 2001 年第 6 期),《深化对劳动和劳动价值论的认识》(载《经济学家》 2001 年第 6 期),《坚持和发展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2001 年,第 4 期)。在这三篇论文中,比较全面地表明了我对社会主义劳动和劳动价值论的认识,获得了我国经济界多数同志们的认同。我所主编的《劳动、价值、分配“三论”新解》一书,由李铁映同志作序,即将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Copyright(c)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